酒庄的建立 - ArnaldoRivera
18734
page-template-default,page,page-id-18734,theme-bridge,qode-quick-links-1.0,woocommerce-no-js,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_grid_1300,columns-4,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0,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1.1,vc_responsive

酒庄的建立

1958年12月8日,于卡斯蒂䀚法雷托

阿纳尔多•里维拉先生想要在巴罗洛地区成立合作社酒庄是源于他对这一地区和当地人民独特之处的深厚理解,以及他个人伟大的远见卓识和对社会公正的愿景。

在1983年特瑞酒庄第25周年庆典的演讲中,阿纳尔多•里维拉坚定不移地表达了他的愿景:一个民主的社会团体,根据每个成员的投入与参与度,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配利润,才能实现共赢。打破了以往人与人之间只能为一己私利而互相竞争的陈见。

阿纳尔多•里维拉先生是活跃在最前线的葡萄酒人士:他在多个专业机构中担任职务并承担责任,包括任职巴罗洛&巴巴莱斯高产区协会的主席(1980-1983年间),这一职位后来被雷纳多•拉蒂(皮尔蒙特名庄雷纳拉酒庄的庄主)继任。

然而,阿纳尔多•里维拉先生最大的成就是战胜了无数的困难和敌意将大家团结起来,创办了特瑞酒庄,明确了追求坚定信念的决心,这是终结最弱者的从属关系、保卫他们为人尊严的关键。

随着众多种植者逐渐克服最初的小心谨慎和怀疑加入了合作社, 家中没有孩子的里维拉先生便肩负起了对500个家庭的责任,以及保卫他们的财产。

他开始走访边远地区,与郊区牧师和村庄议员交谈。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协同合作是一个很难开口的话题,它代表着严峻的挑战,尤其是在阿尔巴地区。20世纪初期葡萄种植者合作社曾出现在朗格地区几乎所有的村庄,但由于各种原因,都已经消失了。除此之外,巴罗洛葡萄酒的市场正处于停滞状态,只有极少数可以出口。

与此同时,意大利正在经历着产业重建。几年后,经济逐渐复苏。但是20世纪的惨痛记忆,无数悲剧破产的记忆依然在脑海中。

过去,葡萄的买卖主要在阿尔巴的萨沃纳广场(现在的米歇尔费列罗广场)进行,在当时这个市场被愤恨地称作“毫无生机的市场”。小佃农在这里得不到任何的保护,尤其是他们辛苦劳作一年收获的果实。他们的命运被掌控在经纪人和贸易商手中。投机者则无所顾虑,受雇于大集团。正如里维拉先生的生产商朋友吉吉•罗索回忆的,“葡萄就像中世纪那样被荒诞地买卖,农民没有任何的控制权”,这个说法也在布鲁诺•贾柯萨的一次演讲中被证实,“与很多将葡萄送过去的种植者一样,我对阿尔巴的葡萄交易市场也没有好印象,因为那些经纪人总是等到最后一刻才购买,葡萄农为了避免将一大卡车葡萄再运回家,不得不以很低的价格出售”。

酒庄选址在卡斯蒂䀚法雷托村较低的谷地位置也是关键。这并非出于狭隘的利己主义,而是因为这里正好是合作社成员所在的的不同村庄道路的交汇处。这些村庄包括卡斯蒂䀚法雷托,巴罗洛,格林扎纳卡佛,赛拉伦加,蒂亚诺,蒙福特,拉莫拉,维杜诺,诺维罗和罗迪等在内的全部巴罗洛法定葡萄种植区,这也是“特瑞酒庄”名字的来源,即“巴罗洛之地”。

如今很难真正地去理解创始成员们当时的想法与感受,他们在那个年代那个特殊的时期,被巨大的困难包围仍然拥有希望,成功地打下基础并收获了最早的奖赏。

里维拉先生宝贵的人品、性格和人际交往能力对推动组织的发展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短短几年间,合作社成员从22位极速增长至500位。

特瑞酒庄的成立对于巴罗洛地区意义深远,缓和了这一地区人口锐减的问题(当时,随着意大利北部涌现出一批新工业城市,巴罗洛地区村镇人口大量转移到拥有更多工作机会的城市),为巴罗洛和朗格地区葡萄酒在世界范围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时间证明了,里维拉先生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