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罗洛葡萄酒产区的地质起源 - ArnaldoRivera
18661
page-template-default,page,page-id-18661,qode-quick-links-1.0,woocommerce-no-js,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_grid_1300,columns-4,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1.0,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1.1,vc_responsive

巴罗洛葡萄酒产区的地质起源

作者:爱德蒙博内利,自然科学家
MarePadano_visioneItalia_ARPAPIEMONTE_ENG
Map source: Arpa Piemonte

巴罗洛葡萄酒产区位于第三纪中新世晚期相对短期内形成的沉积岩底层之上。尽管在整体构造上有共同的主线,这些古老的泥灰岩、沙、沙岩,以及更近代的泥灰岩,白垩岩和湖积土在形成过程和组成成分上有着极大的区别。

 

下皮尔蒙特大部分地区曾被利古里亚-皮尔蒙特第三纪盆地占据,这是一片被海洋吞没,并被阿尔卑斯山弧和利古里亚亚平宁山脉包围的广阔洼地, 两大山脉当时正在形成过程中。被周边领域侵蚀的沉积物逐渐在海床上累积,覆盖了更古老的地层:连绵不断的沉积层诉说着六百多万年以来巨大的运动造就了宏伟的阿尔卑斯山脉的历史故事。

 

朗格地区最古老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三千万年前的渐新世。最早的沉积物发现于东南边(切瓦,米勒西莫,开罗蒙腾诺特),距离巴罗洛葡萄酒种植区40公里的地方:盐碱滩沉积物表明海水曾进入早期阿尔卑斯山狭窄的山谷中,遥远时代的化石也可以证明,温暖潮湿的森林可以在富含煤的地层中窥得一二,这些煤在古时候曾被开采利用。在它们之上—同样富含化石—则是第一批真正的海洋沉积物。最初,海洋的深度是有限的,造就了浅滩的热带环境,温暖清澈的海水有利于珊瑚礁的生长,这些珊瑚礁至今依然完美地保存下来。在过去,这些底层—被称作臼齿构造—很适合栽种多赛托的葡萄园,今天在奥瓦达地区同样如此。

 

大约2500万年前,由于阿尔卑斯山脉的形成,整个区域出现了地面下沉,导致海洋的深度突然增加。盆地变成了大海峡,某些位置达到超过600米深度。直到1200万年前,当坚固的沙岩床沉积物与泥灰岩层混合,就形成了今天的上朗格地区,这片广阔的区域自古以来一直盛产麝香葡萄, 上朗格DOCG则是近年来成立的,是使用黑比诺和霞多丽混酿的干型起泡酒。

 

回到古老皮尔蒙特海域的时期,如今巴罗洛葡萄酒地区的岩石正是那一时期形成的。

 

莱坤奥构造

最古老的保留了上朗格地区沉积物显著特征的部分叫做莱坤奥构造,它是形成赛拉伦加山和蒙福特部分地区的底层,特征是致密、浅色的泥灰岩和沙层交替,形成了当地典型的朗格石.

蒂亚诺沙岩

通常这些地层都胶结良好,抗土壤流失的特性意味着这种构造已经在围绕着蒙福特最高的山顶保留下来。蒂亚诺沙岩随着较多的海底滑坡而形成,将海岸上的沙质沉积物搬运到海床。

圣阿加塔化石泥灰岩

延伸至超过一半区域、位于沙岩以上的是圣阿加塔化石泥灰岩,主要由细粉质和黏土质沉积物组成,这象征着一段没有强烈海底洋流的平静时期。差异性也是存在的,一些地区富含沙质薄层,另一些地区主要是粉砂层。

大约650万年前,泥灰岩的沉积受到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地质现象影响并不稳定,那时候地壳的缓慢运动造成了直布罗陀海峡的封闭。地中海盆地依然保持孤立,这无可避免会受到剧烈蒸发,导致整个盆地极端干燥。在这次灾难性事件中,大量的石膏晶体沉积,如今可以在拉莫拉-维杜诺山的西坡上发现它们的踪影,证实着在一段长时期中地中海和其居民的消失。

这些沉积被称为石膏脉的形成,它们成带状分布在意大利南至西西里岛的地方。在海洋形成之前,有石膏存在的盐湖开始形成,接着是与如今托斯卡纳的近海岸沼泽地类似的咸水沼泽。被河流搬运过来的泥泞沉积物、沙子和鹅卵石在这片沼泽地上堆积,创造了卡萨诺斯皮诺拉的形成。

我们来到540万年前,到达巴罗洛葡萄酒产区的东北边界。

Map source:
“La zonazione del Barolo, Soster e Cellino, Regione Piemonte, 2002”